• <dl id="u06uy"><menu id="u06uy"><small id="u06uy"></small></menu></dl>
     

      不知不覺步入老年行列的我,每當拿出珍藏多年的一枚金牌,總是那么興奮不已,樂不思蜀。說起金牌,人們自然會想到的是國家級或者世界級體育賽事的冠軍得主。可我13年前獲得的那枚金牌可不是在賽場上拼殺出來的,而是在自己的斗室里長年累月埋頭寫作的回報,也是《唐山晚報》給予我的最高榮譽。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盼望已久的《唐山晚報》創刊后,作為經常給報紙投稿的我非常高興,喜愛有加,從此我市又多了一家媒體,這當然是通訊員的一大盛事。打那以后,我便把給晚報投稿當成一件大事,列入我生活和工作的重要議事日程,不管白天黑夜,只要一有我認為適合晚報口味的新聞,就會絕不放過,立馬采訪寫出稿件寄出或傳真給報社。20多年來,盡管編輯記者換了一人又一人,但我投稿卻從沒有間斷過,早已成為晚報的“鐵桿”通訊員。經過編輯老師的精心修改后,一篇篇鮮活的公安新聞不時見諸報端,并有多篇竟然登上了頭版頭條,幾十篇登在版面頭條,有不少長篇的偵破通訊還刊了專版,深受廣大讀者好評。我也幾乎年年被晚報評為優秀通訊員,幾十篇優秀稿件獲獎,光榮譽證書就有一大摞。  
      進入新世紀后,盡管年齡大了,但是我的寫作勁頭沒有減,甚至達到癡迷程度。據統計,僅2003至2005的三年間,我采寫的反映公安工作的新聞稿件就在《唐山晚報》上發表72篇,連續4年被《唐山晚報》評為“十佳通訊員”,并且三次獲得《唐山晚報》通訊員作品評比一等獎。回想起我的“得意之作”,那是一篇又一篇。
      記得一年春節前,我正在分局打字室忙活著較對稿件,意外獲得了一個重要信息:昨天,林東境內一女出租車司機在送客途中被一歹徒搶走現金135元。女司機為免遭傷害又不讓惡人跑掉,非常沉著、冷靜,佯裝給歹徒回家取錢,將他拉到林西110附近時,然后機智脫身報警,不大功夫這歹徒便被民警擒獲。聽后我不由得眼前一亮,從中看到了一條鮮活的新聞。聯想到近幾年出租車司機被搶劫、受傷害的案件已屢見不鮮,但往往都是以歹徒得逞,司機遭殃而成結局,況且絕大多數受害人都是男性。而眼前這位女司機遭遇搶劫之后,本來受傷害的局面已不可逆轉,然而由于她的機智、勇敢,不但沒有受到傷害,而是以巧妙的辦法將歹徒收入法網。這樣的壯舉又誰能說不是一條好新聞呢?抓“活魚”當然不能四平八穩。于是,我當即放下手中的活計兒,抄起電話撥通了林東派出所,用急切的語調邀請辦案人下午到我辦公室詳談經過。經仔細了解案情后,我深深被這位21歲的女司機小韓臨危不懼的可貴精神及智慧與果敢所感動。我立刻抄起筆,通宵達旦地連夜趕寫,第二天一早便寫出了一篇近4000字的長篇通訊《女出租車司機智擒劫匪》。經找到當事人核實無誤后,當天下午5點多稿子電傳到《唐山晚報》。據后來聽說,《唐山晚報》收到傳真稿時,第二天的版面早已定好,但總編見到此稿后拍案叫絕,當機立斷,這條“活魚”一天也不能耽誤。于是,臨時決定撤掉了已排好的3版原稿,換上這一通訊。第二天,《唐山晚報》用了近整版篇幅全文刊登。時隔不久,一位晚報副總編還專門給我打來電話,特意稱贊這一新聞抓的及時,寫的精彩,引人入勝。在報社領導的熱情鼓勵下,我給晚報寫稿的勁頭更足了,每月都有多篇稿子見報。
      前幾年,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敞開大門,集中處理群眾信訪問題,這項活動被稱之為“公安開門大接訪”。時任我局局長李福三情系百姓,在20多天時間里就與40多名來訪群眾面對面,傾聽呼聲,解決問題。林西居民老周就是其中之一。記得那天,老周在分局接訪室見到了李局長。他反映其子9年前被人打傷,后由于當時的辦案民警調動工作,案件就此被拖了下來,始終未能解決。李福三詳細了解相關情況后,當即表示,不管是誰辦的案,不論時間過去多久,公安機關都要對群眾負責,并承諾給老周一個滿意答復。老周抱著希望走了。李福三立即責成有關部門迅速重新調查此案,第三天,老周的兒子便拿到了打人一方給付的3000元賠償金。老周一家感激萬分。
      前后僅用了3天時間就圓滿解決了一起拖了9年多的上訪案,真讓人感到興奮。我得知這一情況后,和年輕時一樣立即進行了采訪,并很快寫出一篇新聞稿,發給《唐山晚報》。沒想到,僅兩天《唐山晚報》就以《9年糾紛案3天辦完》為題將這一消息刊登在頭版頭條位置,我大為驚喜。一時間,古冶公安開門大接訪真給老百姓辦實事成為群眾議論的熱門話題。隨后,不少新聞媒體也先后報道了這件事。古冶公安的良好形象又一次展現在百姓面前。
      有一年夏季,全市公安機關署期嚴打辦案會戰搞得熱火朝天。一天夜間,我分局王輦莊派出所民警和聯防隊員在轄區巡邏中抓獲一可疑人,身上還帶有作案工具,回答問題也是遮遮掩掩,支支吾吾,他被連夜帶到派出所。經過一番較量,這人見再也抵賴不下去了,便如實交代他姓張,近兩年專門在深更半夜跳墻入院,在王輦莊一帶盜竊作案90余起。抓住一條大“魚”,民警們自然興奮不已。破案后的一天,時任派出所的指導員呂云平在我的辦公室興致勃勃地說起了這件事。聽完后,當時我對這起案子本身并沒有引起多大關注。因為,公安機關破獲盜竊案是常事,既便盜竊的數額大點,也只能在本市一些媒體上宣傳宣傳也就可以了,況且又沒有多少峰回路轉的破案過程,抓的是現行。呂云平指導員看我太忙,說會話兒要走,我又追問了一些詳細情況。無意中,他笑著對我說出這么個細節:“這小子也忒損,他還交待用偷來的茅臺酒讓老婆給他燉魚吃”。就是這句話立時就吊起了我的胃口,引起了我的極大興趣。同時,也來了寫作靈感。我連問了呂指導員兩句:“他真是這么說的?”“他真是這么做的?”呂指導員回答非常肯切:“那沒差,我跟著審著”。
      于是,我奔著“茅臺燉魚”立刻乘車趕到王輦莊,找到所長和辦案民警,重新進行了采訪。我當時的新聞敏感就是:破獲的這起盜竊案本身并不稀奇,老百姓用料酒燉魚的倒是有,即便使白酒,當時多數家庭也舍不得用瓶酒,只能用散白酒。但用偷來的茅臺酒燉魚那可是絕對的新聞。要知道,一瓶茅臺酒即便在那時少說也得四五百元啊。回到機關,我很快寫出了這篇稿兒。為了一下子引起編輯的注意,我特意把“茅臺”放在了標題上和稿子的開頭。我起的標題是:《不義之財肆意揮霍竊賊竟用茅臺燉魚》。真的沒想到這篇稿件發出后,很快在《唐山晚報》顯要位置發表,當年獲評晚報“通訊員優質好新聞”。
      有耕耘就有收獲。最讓我難忘的是,2006年初,在《唐山晚報》隆重召開的年度通訊員表彰會上,我一人破天荒拿了兩個重磅獎項:2005年度“十佳通訊員”、2005年度通訊員作品一等獎。當報社領導宣布完表彰決定時,在場的與會人員將目光一下子投向了我。會上,我榮幸獲得報社獎勵的一枚毛主席金質像章,這使我興奮不已,也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
      時光荏苒。一晃13年過去了,我也已退休,可這枚“金牌”我竟一次也沒舍得在胸前佩戴過,每當我從一個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來欣賞時,仍然是那么金光閃閃,激情四射。如今盡管我已年逾花甲,但我不忘初心,從事新聞寫作的熱情仍有增無減,每年都有不少新作發表在《唐山晚報》和其他報紙上,雖然也很辛苦,但我樂此不疲。(作者單位: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

    0

     
     
    進入編輯狀態 手机网赚平台 北京pk开奖记录 警察与土匪登陆 pt古怪猴子技巧 王者荣耀怎么解除防沉迷 沃尔夫斯堡旗舰店 求救信号注册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型娱乐场所装饰材料 50雄狮救援彩金 中国以太坊官网怎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