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u06uy"><menu id="u06uy"><small id="u06uy"></small></menu></dl>
     

      2019年5月4日,衡水市公安局民警劉程杰懷著對未知的忐忑,對家鄉的不舍,還有一點點的興奮和自豪,降落到了距家鄉萬里之遙的塞浦路斯共和國(該國是位于地中海東部的島國,面積約9200平方公里,人口約95萬),開始了為期一年的維和任務。初來乍到,陌生的地域,陌生的人群,陌生的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他的心里也曾涌起些許不安和焦慮,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肩上擔負著沉甸甸的責任與使命,還有家鄉親人和同志們的殷切期盼,無論前路如何,他都要勇敢地去面對。轉眼一個多月過去,劉程杰已經適應并融入了當地的工作和生活。6月20日一天的工作結束后,他給我們發回來一封郵件,講述了在塞浦路斯的些許故事和感觸……
      “我現在是一名聯合國警察,但我更是一名中國人民警察,無論走到哪兒,我知道包里始終裝著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護照”,中國駐塞浦路斯維和警隊是我的依靠,中國駐塞浦路斯大使館是我堅強的后盾。我會一直堅定地走下去,直到凱旋!”
      ——摘自劉程杰2019年6月20日3時發回的郵件
      “我在塞浦路斯”-------衡水民警的維和故事
      對身處異國他鄉的中國維和警察來說,責任和使命就是樹立、維護、傳播中國警察的正面形象。雖然我們頭頂藍盔,但我胸前掛的是五星紅旗,左臂掛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臂章,我們的一坐一站、一言一行都代表著中國警察。工作中肯學習、肯吃苦、能擔當,生活中不計較、不滋事、不怕事,努力使自己更加自信、開朗、豁達,努力塑造良好的中國警察形象。
      我在與外國警察同事的工作和交往中,腦子里始終繃著一根弦,既要保持友善、寬容、樂于助人的態度,又要心中留有底線,涉及到祖國利益、榮譽的問題分毫不讓。
      工作生活中,感覺最大的“難關”還是語言關。聯合國塞浦路斯任務區一共有69名維和警察,來自15個不同的國家,可以想象各種風味英語、各種花式口音撲面而來的感覺。尤其在最初培訓的一星期里,來自警方的、軍方的、民事的幾十名教官,用夾雜著各地方言的英語“輪番轟炸”,用個時髦的詞說就是“酸爽”。經過培訓,我分配至警局工作,警局一共7名警察,一名波黑人、一名保加利亞人、一名黑山共和國人、一名意大利人、兩名愛爾蘭人。每天工作完最想的事就是睡覺,因為這一天下來光說話就說得腦仁疼。相信經過一年的磨練,我的英語水平一定會突飛猛進的!
      聯合國對駕駛技能有著近乎苛刻的標準,也是唯一可能導致被遣返的考試科目。駕駛本來是我最自信的一項,但是恰逢駕駛考試臨時調整,新增了坡起倒車和越野駕駛兩個科目,考試的時間也大大提前,讓我完全沒有對右舵車的適應時間。右舵車最難的并不是右手換左手,而是一整套交通規則的徹底反轉,當你開車的時候你就是活在一個鏡子里的世界中,一切都是反過來的。對我這樣第一次接觸右舵車的人來說最難的不是坡起、場地、越野,而是路考。因為你總會不由自主注意左方車輛,總會下意識往右邊車道跑,尤其在空曠的道路上更是如此,再加上考試時還要隨時聽從考官那帶著希臘味兒的各種英語指令,難度可想而知。考試前一天,幸虧警隊同事們帶我熟悉了駕駛考試的場地和路徑,才讓我有驚無險地通過了駕駛考試。但是根深蒂固的習慣是很難一下子轉變,這也給緊張忙碌的工作帶來了許多困擾。
    維和警察的工作主要是在停火線附近執勤,協助塞浦路斯警方查處非法耕種、非法狩獵、非法建筑等各類治安及刑事案件,另外還要處理最危險的土希兩族沖突事件。我工作的丹尼亞警局位于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亞西部,負責的緩沖區東西長約30公里,南北最寬處約3公里,主要是山地、丘陵地貌,遍布荒原、農田、果園,共涉及7個村落,其中有兩個村落就坐落在緩沖區內。聯合國提供的工具只有一輛車、一部值班手機,一套防彈頭盔和防彈衣,而我解決問題的唯一方式就是對所有的事件、案件與各方進行溝通、談判。
      另外還要適應當地的氣候和作息時間。目前塞浦路斯處于旱季,平均每天最高氣溫在36度以上,日照特別強烈。工作一星期后裸露的雙臂開始隱隱作痛,然后開始脫皮,每天衣服上都是一層汗堿。工作時間早班是早7點半到下午3點半,晚班是下午3點半到晚11點半,期間沒有休息和吃飯時間,餓了只能在車上吃點自帶食物,短短一個多月我的體重已經下降了12斤。
      生活中,我最大的感觸有兩個,一個是物價貴,一個是孤獨。當地所有日常生活消費品價格相當于衡水物價的8倍左右。生活中最難受的還是孤獨與思鄉,這里沒有街坊鄰里、群居群樂的概念。前些天獨自巡邏的時候遇到一個70多歲的當地果農,自己獨自經營著一片幾十畝的果園,我停下車來跟他說了一會兒話,臨走時老農拉著我的手對我百般感謝。我很納悶,老農說已經很久沒跟外人說過話了。后來我才知道,這就是塞浦路斯老年人的常態。
      每當我晚上獨自巡邏,自己駕車走在漆黑顛簸、荒無人煙的山路上,亦或是停下車來,獨望異國他鄉寂靜的夜空時,心中總是充滿濃濃的寂寞和思鄉之情。五個小時的時差,當我最孤獨的時候,家鄉親人們正在凌晨的熟睡中,我不能打擾他們。我要在生活中發現快樂,每當與警隊同事們相聚的時候,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刻。我們同處異國他鄉,遇到挫折相互鼓勵,是警隊給了我溫暖,給了我調整、休憩的港灣,給了我堅持走下去的勇氣。
      承載著家鄉人民的囑托與期寄,懷揣著對家人的相思和牽掛,我戴上藍盔,帶著守望和平的初心,無怨無悔,繼續前行。

    0

     
     
    進入編輯狀態 手机网赚平台 象棋大转轮送彩金 正宗悠闲山西麻将下载 包桌百家乐 国际米兰与苏宁关系 卡昂沙发价格 球队 名称 福利彩票双色球 发发发免费试玩 股票交易的佣金 歌剧魅影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