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u06uy"><menu id="u06uy"><small id="u06uy"></small></menu></dl>
     

      小時候,每當家里的面快吃完時,娘就用布袋背上糧食到村里的磨坊去磨面,我就跟著娘一起去磨坊。   
      磨坊建在村中心地勢最高處,有五間磚瓦房。建在這里主要是為了到了雨季時雨水流不進房內,濕不了糧袋。磨坊安裝了一臺電磨和一臺谷子脫粒機,電磨加工糧食時,整個村子都能聽一磨扇的吱吱聲和面籮的咣當聲。   
      平時每家送到磨坊加工的大多是玉米、高粱,用玉米面和高粱面做玉米粥和高粱面窩頭吃,在糧食緊缺的年代,能吃飽飯就是人們最大的盼頭。到了秋收季節,村里種的紅薯收成很好,各家各戶用擦子將紅薯擦成一片片的,放在房頂上曬干,在冬天和春天主糧不夠吃時,就取出紅薯干用棍棒輕輕敲打成碎片,到磨坊加工成紅薯面當主糧做飯吃。   
      將糧食送到磨坊后,需排隊等待加工。磨坊工先稱了各家加工糧食的重量,開了收單,加工好后再稱一次重量,減去公認的極小的消耗,按每斤收取加工費后由人們將面取走。那時全村就這一臺電磨,需要加工的人家集中多時,人們就將糧食放在磨坊,拿上收單就回家了,遇到加工戶少或者急需等著用面做飯的,人們就會在磨坊等著加工好再背著面回家。有一天傍晚,下著小雨,娘知道這個時候磨坊等著加工糧食人少,就領著我背著三十斤玉米去磨坊磨面。   
      磨坊工加工糧食時是很忙碌的,先將布袋里的糧食倒進電磨上的大糧斗內,合上電閘,上緊磨扇,有些震耳的電磨聲響起來,人只有離得近些才能聽到對方的說話聲。糧食一般要在電磨中加工三次,每加工一次,磨坊工需用小面斗及時將面蘿篩出來碎糧一小斗一小斗倒進大糧斗內,進行再加工。每加工一次,磨扇需上緊些,加工的糧食在面籮左右快速篩動著,篩下細面落進下面大鐵皮面斗內,簸出的粗料流進一鐵斗內,裝起來倒進大面斗進行再一次加工。磨坊工天天是衣服上落滿面粉,長時間在磨坊等著糧食加工的人衣服上也沾了一身。誰家的面要是快吃完了,不管是刮風下雨,白天黑夜,人們都會風雨無阻地背糧去磨坊,磨面也成了每家主婦操心的一件家務事。我漸漸長大些能背動二三十斤糧食時,就不讓娘背糧去磨坊了,自己把這個活攬下來,減少了娘的辛苦,娘自是高興,娘高興的不是自己少干了一樣的活,而是自己的兒子在漸漸長大,幸福的砝碼在一天天一年年增多。   
      娘雖然不用背糧了,但有一樣,娘會跟我一塊去磨坊,這件事娘只有親自看著做才放心,這就是農村人說的“起白面”。在老家,遇到過廟會、過年或走親戚時,都要蒸白面饃,為了蒸的饃又白又好吃又好看,在磨坊加工麥子時,只取加工第一次篩出的面叫“起面”,這樣的面篩出的麥皮多,剩下麥子出的面精細更白,當時把這樣的面叫“二八五面”,就是一百斤小麥出八十五斤白面,那就比出九十斤白面含的麥麩皮少。為了“起面”,娘還會將麥子提前從水中淘洗一次,或者用濕棉布擦一擦,這樣能減少磨面時隨麥子磨進面里的土塵,減少磨面時因麥子過分干燥飄失面粉。   
      村里有了磨坊,村民們最怕停電,停電磨坊不能加工糧食,只好用自行車馱著糧食到很遠的村鎮去磨面。我曾騎自行車到二十多里遠的村鎮去找磨坊磨面,逢到那里加工的人多糧食多,等的時間長,有時天黑了還回不來,娘就一趟趟到村口焦急地等著望著,那時只有我回到家后娘才放下心來,說著心痛兒子的話,端來了熱乎乎的晚飯。   
      土地實行承包后,村里人把土地侍弄的土肥苗壯,對土地厚愛之情發揮到極致,大地給了愛她的人以豐碩的回報,秋季玉米豐收,棉花豐收,夏天小麥更是穗大粒滿,收獲的喜悅讓村里的人臉上掛滿笑容,滿缸滿倉的小麥讓人賣了一部分,剩下的余糧一年也吃不完,家家背到磨坊的多是麥子了,偶爾家里吃幾頓玉米面做的飯倒成了稀罕飯食,磨坊里飄蕩的面塵味是濃濃的麥香味道。   
      隨著開辦面粉廠的越來越多,老家附近的集鎮上也開設了一些面粉經銷門市,有的開著三碼車到村里銷售面粉,村里的鄉親賣糧賣棉花收入多了,多數人家圖方便直接購買面粉,到磨坊加工糧食的人就很少了,村里的磨坊停業了,那在白天響著夜里響著電磨聲在村里漸漸消失了。   
      娘在做飯時,總愛嘮叨這幾句話:她自己小時候吃飯,得靠人推石磨磨面;到了兒子小時候吃飯,用上了電磨磨面;到了孫子小時候吃飯,直接用錢買面。   老家村里的磨坊聲,成了我想念故鄉的一支戀曲。   
      (作者單位:邯鄲市公安局)

    0

     
     
    進入編輯狀態 手机网赚平台 天龙八部手游版官网 快3图片 奥兹国魔法登陆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戴图理的神奇七电子游戏 魂斗罗归来熔岩 雄鹿队队员 熊猫乐园注册 福彩3d走势图 哥谭魅影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