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u06uy"><menu id="u06uy"><small id="u06uy"></small></menu></dl>
     

      人在無助的時候,都渴望被溫柔以待。她對遇到難處的群眾,似絲絲縷縷的春雨,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別樣的新年禮物   
      2019年1月31日,距春節不到三四天了,劉璇仍不得閑,一大早就從市區往城鄉接合部的單位趕。   
      在叢臺區,黃粱夢派出所轄區人口最多、面積最大。68000余人,戶籍民警只有她一人。到了所里,她一心投入工作。有人喊:劉璇的快遞!她頭也顧不上抬,讓輔警楊云霞代收一下,打開看看。“呀!這是啥?”楊云霞把箱子里的東西逐一整理、組裝出來,竟是一面精致的錦旗!   
      郵件上沒有留下姓名,寄件人欄里只有一個電話號碼。劉璇忙完手頭的事,按照那個號碼撥過去,無法接通。連續幾天,都是如此。她打開工作日志,一頁一頁往回翻,終于,2018年年初的相關記載,揭開了這個電話號碼背后的故事。   
      當時,邯鄲市清理戶口在單位集體戶,本人已經辭職、退休;或者原單位已經不存在,戶口仍在“集體”戶上等等諸如此類的不規范戶籍。轄區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戶籍在本地,人常年在外地,戶籍信息已經10年沒有更新。工作人員用盡各種辦法,一直聯系不上本人。這種典型的“僵尸”戶口,按照規定,公安機關可以先行凍結。   
      劉璇沒有簡單了事。繁重的工作之余,她和輔警到老人曾經工作過、已經不存在了的單位找尋相關線索,進社區找知情者走訪,一次次奔波,一趟趟無功而返。劉璇不肯放棄,用了近半年時間,終于聯系上了老人在北京的女兒,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將老人的戶籍問題妥善解決。   
      老人的女兒從事國際貿易,常年到歐美出差,幾乎天天在飛行途中,或者是會談場合,電話很難打通。收到錦旗,劉璇本來想給對方道一聲謝謝,幾次三番聯系不上,也就沒再堅持。   
      望著紅彤彤的錦旗,戶籍室的女輔警們嘰嘰喳喳,來辦事的群眾也報以贊許的微笑。“最好的新年禮物!”不知誰喊了一聲,“掛上墻!喜興!”   
      分局的同志介紹:劉璇自2017年5月到黃粱夢派出所,不到兩年時間,群眾給她的表揚信16件、錦旗38幅。   
      鍥而不舍助圓夢   
      2018年3月,劉璇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自稱經立山,問能不能幫著找個邯鄲的戰友。“這不在工作范圍之內,可以拒絕。”劉璇回憶道。“對方說:‘你這個辦公電話是從網上查找到的,之前給好多地方打了無數電話,有的態度不好,有的說我是騙子……’后面這句提醒了我,通過他提供的身份證、工作單位、家庭信息,核實無誤后,便認真聽他的訴求。”經立山在電話中表示:離開部隊這么久,跟戰友重逢的念頭一年比一年重,趁身體還能動,想圓這個夢。   
      按照對方提的那個名字,劉璇一有時間便盡心尋找有關線索,幾天下來,沒有絲毫收獲。“那個老兵的電話再次打來時,我如實相告:沒有找到。對方很敞亮:‘沒關系。分別40多年了,也許是我記得不準。但王某東這個名字應該是正確的。’他提出了第二個線索。”   
      邯鄲“王某東”太多了,參考經立山所說的年齡段、籍貫等信息,劉璇和輔警從眾多同名人中逐漸篩選到10位以內。第一個,找到電話打過去,對方說沒有當過兵;第二個;第三個……終于,一位女士接了電話,自稱是“王某東的妻子”。簡單交流中,女士明顯有防范意識和警惕性,說是在外地辦事,沒啥著急的就掛了吧。劉璇趕緊懇求:“阿姨,您先別掛。”自報身份后,想起跟經立山在電話中曾經商量過,如果遇上釘子怎么辦,經立山提供了連隊詳細駐地、連長姓名等內容。劉璇如數轉告給對方。   
      “大約間隔了一小時,電話響了,‘我是王某東’,說話干脆,嗓音洪亮,直覺告訴我:找到了!為防止意外,我囑咐說:‘我在你和經立山中間做聯系人,如果你覺得可以把電話號碼給他,你就告訴我;你們聯系后如果對方有可疑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我來處理。’”   
      同年4月的一天,電話響了,劉璇聽那聲音就知道是經立山的:“閨女,我到邯鄲了,現在某某賓館,你有時間過來一下嗎?”下午五點鐘,手頭沒什么事了,劉璇冒著雨趕過去,因為雙方電話沒放,彼此見面的一瞬間,不約而同都是“終于見著真人了!”一位70歲的老人,為了等她,一直在賓館門口雨中淋著,發梢、上衣的肩部都是水淋淋的。老人興奮地引領劉璇走向一個大廳,“服務員見我著警裝,一臉燦爛道:‘你是劉璇警官吧!大爺、阿姨都在夸你呢。’我不明就里,經大爺推開門,哇!七八十位,有坐輪椅的,有拄拐杖的,有促膝而談的,有相擁而泣的……見經大爺領我進來,大家紛紛過來,當年的連長湯錫強眼含淚水望著我:‘謝謝你促成我們的重逢!’”
      姐姐怎舍得下你   
      2017年8月21日,劉璇清楚地記得這個日子。當時,全市開展無戶口專項清理,來戶籍室的群眾驟增。“她進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當時也就8點鐘吧!排著隊的群眾辦完事陸續離開,她一次次給別人讓,往后排。一開始以為她在等人,也就沒在意。11點多,辦事的人明顯少了,我主動上前:‘有什么事我能幫你嗎?’‘我想給孩子上戶口。’‘新生兒嗎?’‘不是。’‘有出生證嗎?’‘沒有……這孩子不是我生的。’”   
      原來,這是一個重度唇裂嬰兒,出生當天就被遺棄了。那是2005年春節剛過,張大姐和丈夫本來要去買菜的,路過鎮上的網吧門前時撿的。   
      張大姐家境拮據,有兩個上學的兒子,收養棄嬰不符合規定,她又不忍送進收養院,后來,丈夫因病去世,所有的生活壓力堆到她一人身上。   
      簡短截說,在鄉親們和村干部幫助下,這個沒有戶口的女孩上完了小學。眼下,該升初中了,沒有戶口無法取得學籍。   
      還有10天,劉璇的腦袋大了!中學校長承諾:等你們到注冊系統關閉前最后一分鐘。   
      當年的網吧已經沒了蹤影,村子近4000人,一家一戶打聽,村里治安員也費勁找,好多村民都說知道這事,但不在現場。找誰?劉璇提醒張大姐,那天你是買菜去的,對攤販還有印象嗎?大姐苦思冥想,有了朦朦朧朧的線索。劉璇和輔警步行,大姐騎電動車,“桑拿天,特別曬,身上衣服干了濕,濕了干,從21號到24號,一刻不敢耽誤……”劉璇感慨。   
      歷盡辛苦,還真的找到那時在街口賣雞蛋的一位大媽,“給大媽取過證,真的想在那屋里多待一會,涼快呀,可時間不允許,冒著毒辣辣的日頭,繼續。”隨后,一位當年販賣蔬菜的大嫂也落實了。倆人的回憶佐證了孩子的來歷,村干部出具了相關證明。   
      緊張走訪取證的同時,另外一項工作同樣分秒必爭。遺棄兒童,血樣要采集入打拐庫進行比對,按照正常流程,這項工作要一個月時間才能完成,劉璇把孩子的情況匯報給戶政科科長王英娟,王英娟迅速與負責采血錄入的刑警五中隊協調,特事特辦,壓縮等待周期……   
      孩子的情況,在村里公示期滿;   
      各項證明、調查報告資料完備;   
      與打拐數據庫血樣比對完成!   
      8月31日,當“夢夢”的戶口頁打印出來時,張大姐喜極而泣。   
      女孩順利上學了,劉璇的心并不踏實。接觸過程中發現孩子非常沉默,輕易不開口。原來,孩子小時候,享受了政府免費的兔唇整形,但像她這種情況,一次手術遠不能根本治愈,唇形合攏了,內腔的腭裂仍需修復。通過各種渠道,劉璇聯系上了某基金會,夢夢接受過一次修補手術,不在人家救助范圍內。劉璇多次跟基金會的工作人員詳細說明夢夢的情況,對方被感動了,承諾如果孩子情況屬實,可以免費救助。   
      為給基金會提供夢夢的體檢報告,劉璇自己掏錢繳清了各項費用。做某項體檢時,“考慮到她已經十幾歲了,別人在身邊會害羞,便說:我在門口等著,你自己進去吧!她的小手冰涼,拽緊我,小聲央求:‘姐姐陪我。’我當時眼圈一酸,心里說:‘姐姐怎舍得拋下你……’!”

    0

     
     
    進入編輯狀態 手机网赚平台 北京pk直播手机版app 北京赛pk10绝密规律 两码中特 赛车pk开奖直播盛世开奖记录 陕西快乐十分24期开奖结果 pk10平刷不加倍教程 云南时时官方网站 香港开奖一码 吉林时时开奖现场 吉林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