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u06uy"><menu id="u06uy"><small id="u06uy"></small></menu></dl>
     

      2013年股骨頭置換手術后,他僅僅休息3個月就返回了工作崗位;2015年12月透析手術后只休息了3個月,他又開始進入緊張工作中;2017年初春在進行了腎移植手術后半年,他再次返回工作崗位;被病痛折磨地體重從90公斤掉到38公斤,但他依然堅持工作……
      提起唐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文保大隊大隊長趙勝利,無論是領導還是同事都會發自內心地為他點贊,他們都把這個用生命在工作的人稱作“拼老趙”。
      趙勝利扎根國保工作19年,用一顆赤子之心和滿腔熱血書寫出信念堅定、對黨忠誠的錚錚誓言。他挑戰身體病痛,在文化保衛的工作中勇往直前,用無私奉獻的精神和鐵肩擔當的大義唱響了讓人敬佩和感動的人生贊歌。
      2000年,趙勝利所在轉業單位機構改革,他主動要求分流到市公安局。在趙勝利的想象中,公安工作都是轟轟烈烈的。但是,他發現國保民警與其他警種有很大的區別。
      因為工作的特殊性,平時與社會公開交流機會極少。每每看到一同轉業到熱崗單位的戰友無限風光地談論自己的工作時,趙勝利都會有一種失落感。
      “這就是我夢想中的工作嗎?”趙勝利陷入了很長時間的思考。后來他漸漸懂得這項工作關系到國家安全和政治穩定,不僅需要滿腔熱誠,更需要無限的忠誠和奉獻。
      一種使命感油然而生:“一項工作、一段經歷,能與一個國家、一個政黨的命運發生交集,那將是至高無上的。”趙勝利對自己進行了重新定位。
      從此,在這個崗位上,趙勝利勤于鉆研,沖鋒在前,越干越喜歡,越干越放不下。
      2011年10月,在濱保高速天津段發生了一起重特大交通事故,趙勝利得到消息后連夜與有關高校主要領導聯系,協調指導全市高校開展涉事學生核查確認工作,全力維護校園穩定。
      此時,趙勝利正患有嚴重股骨頭壞死,為了不影響工作,他跛著一條腿、忍著劇烈的疼痛奔波在各個高校之間,實在忍不住了就吃點鎮痛藥堅持著。
      其間,趙勝利不僅負責調查材料的匯總上報,還全程配合國務院調查組對事故進行相關調查。工作量之大,工作強度之高前所未有。但他對自己的病痛只字未提,高標準完成了上級交辦的任務,確保了事件處理期間我市高校內部的絕對安全與穩定。
      作為一名人民警察,趙勝利總能出色地完成自己的任務。而作為兒子、丈夫和父親,趙勝利則虧欠了家庭和親人太多太多。
      多年來,因為他一直堅持以工作為重,無暇顧及自己的家庭,孩子從滿月開始一直是由近70歲的岳母幫助照看,有時遇到大人小孩發燒感冒時,找不到趙勝利就只好求單位同事或街坊鄰居幫忙。
      父母過世時,他都因為有緊急任務,沒能見上老人們最后一面,這成了他一生的遺憾,成了他心中永遠的痛。
      十幾年來,趙勝利帶領文保大隊,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但是,他身心所承受的巨痛卻鮮為人知。
      2013年,趙勝利的腿一直到了吃止痛藥都不管用時,才不得不做了股骨頭置換手術。可術后僅僅休息3個月就返回了工作崗位。
      沒想到,還有更大的考驗在等著他——
      “我咋總覺得沒勁兒、沒精神呢?”一天早晨,趙勝利突然對妻子楊寶芹念叨。
      “我當時就說,要不咱們去醫院查查吧。可他卻說,等過一段不忙就去。”楊寶芹嗚咽著回憶:“我現在最后悔的事就是當時沒拽著他去醫院。”
      直到2015年的一天,楊寶芹突然接到趙勝利的電話說:“媳婦,我鼻子突然噴血了,在醫院呢。”
      楊寶芹趕到醫院,看到急救室處理池里的一大灘血,一下子就癱軟在地……當時趙勝利的血壓已突降到高危值。
      就是在這樣的身體狀況下,趙勝利前一晚還在為住院的同事守夜。
      緊急救治后,趙勝利被確診為急性尿毒癥。
      “如果這時候踏下心來好好治,也不會那么嚴重。可我還是擰不過他,他都沒告訴單位他有病,還是一如往常地工作。”妻子楊寶芹說,“我就特別生氣他這個勁兒,自己啥事都不和單位說,不管自己多難受呢,單位一來電話立馬走。”
      腎病本來就應該多休息,可趙勝利的工作性質說加班就加班,說出門就出門。直到2015年11月份,趙勝利最終被確診為尿毒癥晚期,被迫在醫院進行了透析手術治療。
      “這時候我覺得他可以請假待著了吧,可他卻說,不行,我們那兒人少事多,不能請假,也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生病。最后還是以家里有事為借口請的假,我當時真的是氣得無話可說。”楊寶芹哭著說。
      透析手術后只休息了3個月,趙勝利就又開始了工作。這期間,他每天一邊偷偷地進行著3次腹膜透析,一邊堅持工作,依然沒人知道他生病、沒人看到他偷懶降低工作標準。
      可腹膜透析的痛苦已經將趙勝利折磨得從90公斤掉到了38公斤,腰也彎了,腿腳也不那么靈活了。看著日漸消瘦的趙勝利,同事和領導們都關切地詢問,可他總是笑呵呵地說著“沒事、沒事”。
      2016年8月,醫院告訴趙勝利找到了腎源,他才不得不和領導請假說出了實情。
      “他和我說要去做腎移植手術時,我非常震驚。”支隊當時主持工作的副支隊長趙景樹說,“因為也沒聽說他有啥病,突然就做移植手術了。”
      而令人更為震驚的是,在趙勝利腎移植手術后僅半年,他又回到了單位。
      按理說,腎移植手術后有排異期,至少也要休息一年時間。可趙勝利手術回到家后,精神狀態剛好一點就怎么也坐不住了。
      “剛好點就不好好躺著了,就在地上瞎轉悠,時不時地就給單位打個電話,問問單位的事。”看他這么不珍惜自己,妻子楊寶芹哭著說道,“你們單位沒了你工作照樣有人干,可咱們這個家要是沒了你,這個家就完了。”
      沒想到趙勝利卻對妻子說:“從國保支隊成立我就在那兒,那兒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呀,我要是不上班真這么待下去,我就完了。”
      無奈之下,楊寶芹再一次妥協。但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為了趙勝利的安全,必須接送他上下班。這次,他終于同意了。
      國保支隊三大隊副大隊長劉春霞說:“我還記得趙哥手術后剛上班時,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又忘吃藥了’。我們經常加班寫材料,一坐就是一天。而他手術后需要定時吃藥,可一忙起來總是忘了吃,后來干脆把手機定上鬧鐘。”
      可不管忘了什么,趙勝利就是忘不了工作。而且在工作上,他有思想、有方法、有創新。
      2018年9月,趙勝利在全省首創了“創建平安高校宣傳周”活動,從開始謀劃到最后完成,都是趙勝利負責。
      啟動儀式那天風特別大,設在唐山師范學院的主席臺下的展牌都吹倒了。在操場,趙勝利頂著大風、彎著腰忙前忙后,沒過一會兒就看到他斜靠在主席臺旁,臉色煞白,滿頭大汗。好多同事都勸他“別管了,先歇會吧”。可趙勝利笑著擺擺手說“沒事的”,硬是一直堅持到活動結束。
      “每次看他這么拼,我心里總不是滋味。”和他一起參加活動的國保支隊四大隊大隊長吳江感嘆,“即使沒病的人操持活動還累呢,更何況是他。換了腎,保養得好了生命可能會延長一些,可他這么拼,感覺就是用生命在工作。所以自己也總在想,連他還這么干,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呢。”
      今年年初,支隊長鄭連江帶著趙勝利去省廳總隊匯報工作。匯報結束要回來時,趙勝利突然對他說:“我得去石家莊市公安局學一下相關的業務經驗,你們先回去吧。”鄭連江一聽就急了:“你身體這樣,哪堅持得住呢。”趙勝利卻又樂呵呵地說:“我怕你不同意,提前已經把票偷偷地退了。放心吧,沒事,我挺得住。”
      離開時,看著趙勝利彎曲的腰,緩慢移動的腳步,艱難地抬手打車的一瞬間,鄭連江的眼眶紅了,心想:“這個人怎么就有這么大的韌勁、這么拼呢。”
      在趙勝利的帶領下,文保大隊凝成了一股積極向上、敢于碰硬的工作干勁兒。2018年唐山文保工作、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工作在全省評比中全部名列前茅,招飛政審工作獲軍地聯合表彰。趙勝利被市局黨委光榮記功并推薦參評全市勞動模范。

    0

     
     
    進入編輯狀態 手机网赚平台 腾讯分分彩全天不连挂的计划 老时时往期开奖记录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新疆时时后三基本走势图 福彩3d现场直播视频 比特币3分赛计划 红姐手机论坛红姐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前三组 上海时时哪里注册